多地房貸規模回升 部分城市步入“房價過熱”區間

25日,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布一季度百城房價報告,有23個城市一季度房價同比漲幅超過20%,步入“房價過熱”區間。與此同時,此前央行公布的最新金融數據顯示,一季度住戶部門貸款增加1.81萬億元,其中,短期貸款增加4292億元,中長期貸款增加1.38萬億元,相比去年同期均出現上升;而部分地區房貸規模與房價有同步上升的跡象。

  業內認為,“房住不炒”以及審慎的房地產金融政策基調不變,后續房貸市場將整體保持穩定。也有專業人士表示,二季度部分政策或有收緊的可能,這可能體現在貸款、土地交易等領域。

  多地新增房貸規模上漲

  在樓市小幅升溫下,以個人房貸為主的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在一季度出現回升。央行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,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增加1.38萬億元,較去年的1.29萬億元增加7%。1Mg5-hvvuiyn5446859.jpg 2019/4/27 21:24:17

 具體分地區來看,一季度,上海金融機構新增的人民幣住戶部門貸款中,個人住房貸款增加258億元,同比多增115億元,值得一提的是,上海僅一季度房貸新增額便是2018年全年新增額584.9億元的44.11%。

  大連今年一季度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增加7905.2億元,相較去年同期的6931.65億元上升14%。天津一季度住戶部門貸款整體增加441.75億元,較2018年一季度的225.29億元增加也較為明顯。

  而部分城市房貸規模增加與房價上漲呈現同步。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布一季度百城房價報告顯示,2019年第一季度,100個城市中有23個城市步入“房價過熱”區間,其中,中山房價漲幅最大,達到61%的水平。而上海、大連房價也分別以27%和21%的同比增幅,雙雙處于“過熱”區間。

  但值得注意的是,也有部分地區房貸規模出現小幅下滑。北京一季度個人住房貸款增加93.0億元,余額同比增長2.7%,增速下降6.7個百分點。深圳一季度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增加471.11億元,較2018年同期的549.19億元,下調14.22%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銀行房貸規模上升與整體銀行信貸規模擴大有較大關系。不過,從記者了解的情況看,目前銀行開展房貸業務的整體基調未變。

  一位銀行房貸業務相關人士告訴記者,目前,銀行房貸政策與之前沒有什么變化,整體貸款投放比較平穩。

  房企融資量大幅提升

 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18日,4月單月多家房企已發布融資計劃近2000億元,房企融資持續井噴。僅4月18日一日,綠城、深振業、綠地、中南建設、當代置業、融信、時代中國等8家公司同時發布融資計劃。

  公開統計數據顯示,2019年以來,國內集合信托成立規模超5300億元,其中,房地產信托募集資金1970億元,占比近四成。

 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,自2018年四季度以來,房地產企業融資計劃實施呈現井噴之勢。從融資渠道看,多家房企公布的境內外融資量均明顯增加。從房企的資金成本看,融資成本繼續降低,基本告別兩位數。

  部分地區樓市回升,疊加融資難度大幅度緩解,房企搶地現象再次出現。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,僅4月23日到4月25日3天時間,武漢、蘇州、天津、合肥、溫州等二線熱點城市的土地市場成交總額超過780億元。其中,武漢成交超過200億元,蘇州攬金137億元,合肥132億元。

  張大偉表示,近期房企再次進入土地市場,特別是在部分熱點城市,土地市場明顯活躍,溢價率迅速上升。

  截至目前,已經有21家房企年內拿地過百億,其中融創拿地金額高達565億元,萬科355.04億元,新城252.84億元,中海226.23億元。

  但張大偉也指出,并不是所有房企資金鏈都好。整體看,房企的資金鏈分化嚴重,大部分企業依然處于降杠桿階段,特別是2016年左右購入大量“地王”的企業,最近拿地非常少。

  警惕資金違規流入樓市

  有業內人士提示,警惕資金以其他形式流入樓市。

  央行數據顯示,3月住戶部門新增短期貸款4294億元,創下歷史新高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除了部分銀行近兩年開始大力發力零售端業務的原因之外,個人消費貸款快速攀升的背后,也不能排除有部分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股市和樓市的因素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此前在接受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今年以來股市回暖,樓市也迎來小陽春,有一部分信貸資金借道進入股市和樓市,監管部門和商業銀行雖然對信貸資金流向有控制,但是很多資金的實際流向很難監測和監管。

  據媒體統計,去年有超30家銀行因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樓市,而收到監管層開出的50余張罰單,罰金累計近千萬。而今年一季度數據顯示,各級銀保監機構共披露1021張罰單,合計罰沒金額近2.5億元,其中超過四成涉及信貸業務,尤其是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資本市場和房地產市場。

 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日前撰文指出,應警惕資金再次大量流入房地產領域。他認為,房地產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與金融業關聯性較強,近年來這一趨勢不斷增加。

  近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,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定位,落實好一城一策、因城施策、城市政府主體責任的長效調控機制。

  而住建部門也已對2019年第一季度房價、地價波動幅度較大的城市進行了預警提示。

  在房地產調控的總基調下,監管層對房地產信貸也一直是嚴控調門。央行在2019年金融市場工作會議上表示,加強房地產金融審慎管理,落實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。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此前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,將繼續緊盯房地產金融風險,要對房地產開發貸款、個人按揭貸款繼續實行審慎的貸款標準,特別是要嚴格控制帶有投機性的開發和個人貸款,防止房地產金融風險出現大的問題。

 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,隨著預警增多,近期各類收緊性的政策有所增加,如西安收緊公積金提取政策、部分城市討論房價年度漲幅目標制以及蘇州土拍設定限價等。他預計,后續針對貸款、土地交易等領域的政策會再度增加,部分政策則會體現在整頓房地產交易秩序等層面上。


234彩票 天门市 | 玉门市 | 卢龙县 | 商河县 | 康定县 | 武穴市 | 靖安县 | 诏安县 | 诸暨市 | 科技 | 康平县 | 临海市 | 华坪县 | 芜湖市 | 滕州市 | 罗城 | 湘乡市 | 田林县 | 集安市 | 曲水县 | 四川省 | 家居 | 江阴市 | 枣阳市 | 从江县 | 同心县 | 富源县 | 祁东县 | 汶上县 | 通化市 | 台中县 | 龙川县 | 合水县 | 祁连县 | 建昌县 | 南江县 | 开鲁县 | 连平县 | 上饶县 | 崇明县 | 澜沧 | 随州市 | 海盐县 | 蒙城县 | 临猗县 | 丽江市 | 邢台市 | 霍山县 | 瓮安县 | 九江县 | 平顶山市 | 达拉特旗 | 柞水县 | 兰州市 | 承德县 | 齐河县 | 白银市 | 凤庆县 | 广州市 | 南部县 | 辽宁省 | 军事 | 永年县 | 县级市 | 陵水 | 宜良县 | 五常市 | 昔阳县 | 恩施市 | 广汉市 | 古浪县 | 巴彦淖尔市 | 阜南县 | 微山县 | 沂水县 | 南京市 | 凯里市 | 侯马市 | 安塞县 | 太白县 | 庆元县 | 毕节市 | 尖扎县 | 浮山县 | 昌邑市 | 于田县 | 张掖市 | 桐梓县 | 监利县 | 漯河市 | 侯马市 | 黄龙县 | 石泉县 | 五华县 | 新巴尔虎右旗 | 麻江县 | 屯留县 | 凤凰县 | 德昌县 | 和平区 | 建昌县 | 上犹县 | 德化县 | 南丰县 | 汤阴县 | 开鲁县 | 和田市 | 贵阳市 | 娄底市 | 长海县 | 周至县 | 平度市 | 涿州市 | 南陵县 | 会东县 | 灵璧县 | 嘉黎县 | 岚皋县 | 琼结县 | 民和 | 大同市 | 镶黄旗 | 左云县 | 井陉县 | 霍州市 | 和田县 | 崇左市 | 金堂县 | 岱山县 | 大化 | 穆棱市 | 西乌珠穆沁旗 | 岑溪市 | 北票市 | 广州市 | 平武县 | 林芝县 | 安多县 | 安塞县 | 靖边县 | 博白县 | 磐安县 | 伊金霍洛旗 | 普陀区 | 奎屯市 | 昆明市 | 柘荣县 | 且末县 | 金坛市 | 曲水县 | 阳泉市 | 宿州市 | 贵港市 | 甘谷县 | 镇宁 | 敦煌市 | 保亭 | 佛坪县 | 镇雄县 | 黎平县 | 十堰市 | 新邵县 | 扶余县 | 枣阳市 | 探索 | 抚顺县 | 陆良县 | 宁阳县 | 阿拉善盟 | 武隆县 | 治多县 | 集安市 | 江西省 | 华容县 | 无棣县 | 郑州市 | 泰兴市 | 广西 | 通许县 | 桂阳县 | 聊城市 | 嵊泗县 | 兴海县 | 泉州市 | 康马县 | 青浦区 | 新邵县 | 阿合奇县 | 海盐县 | 城口县 | 安岳县 | 旬邑县 | 邯郸县 | 涞源县 | 泽库县 | 呈贡县 | 永福县 | 阜宁县 | 嘉峪关市 | 于田县 | 巫山县 | 密山市 | 平武县 | 盘山县 | 茂名市 | 新晃 | 塘沽区 | 德清县 | 卫辉市 | 雷波县 | 汕头市 | 铜梁县 | 南岸区 | 宣威市 | 安阳市 | 苏尼特左旗 | 原平市 | 巴楚县 | 南康市 | 故城县 | 天柱县 | 铁岭县 | 汨罗市 | 巩留县 | 隆化县 | 阜南县 | 南昌市 | 麻城市 | 高唐县 | 新丰县 | 湖口县 | 肇源县 | 宜兰市 | 梁河县 | 靖安县 | 卓资县 | 普格县 | 颍上县 | 凤翔县 | 黄山市 | 古蔺县 | 梨树县 | 辰溪县 | 镇坪县 | 伊宁市 | 宁武县 | 阳高县 | 河东区 | 山丹县 | 正安县 | 福鼎市 |